当前位置:深圳饮料批发业社会毫无痕迹的蒸发了:釜山新婚夫妇密室失踪之谜,至今未解...
毫无痕迹的蒸发了:釜山新婚夫妇密室失踪之谜,至今未解...
2023-01-25

韩国釜山新婚夫妻失踪2年案即将成为未结案件,警方开始转为公开调查

2016年5月,居住在釜山水营区某公寓的新婚夫妻突然失踪,至今音信全无。警方在事件发生2年10个月后开始请求市民提供线索并转为公开调查。

釜山南部警察署本月18日表示,已经将印有失踪者全敏根(音,失踪时34岁)和妻子崔成希(音,失踪当时33岁)照片、失踪当时穿着、身份资料等内容的传单进行了发放。

“釜山夫妻失踪事件”是发生在2016年5月釜山水营区某公寓的全某夫妻消失事件,这对夫妻于2015年11月结婚,丈夫全某和朋友合伙开了一个餐馆,而妻子崔某则是在釜山一个小剧场里面非常有名的女演员。

5月27号这天晚上,妻子崔某在辅导完几个学生的表演课之后,就从超市里面买了一些生活用品,大包小包的拎着走进了住宅区的电梯里。

这一幕被住宅区电梯的监控录像拍到了。从监控录像中看,还可以依稀看到妻子崔某手里面拿的塑料袋里面装了一些像饼干、泡面一样的生活用品,这时的时间是晚上的11点31分。

丈夫全某因为是餐厅的老板,所以下班比较晚。全某在次日凌晨,也就是5月28号凌晨的时候,踏入了住宅区的电梯里,这个时候时间是在3点45分。

这时一切看起来还没有什么异常,但是就在四天之后——5月31号,釜山的地方警察局接到了一通报案电话。这个电话正是丈夫全某的父亲打来的,他向警方报案说自己的儿子全某从5月28号开始,到5月31号这三四天期间,都联系不上了!

之后,警方派出一小队人,来到了权某和崔某的家中。刚打开房门,一只非常可爱的小狗摇着尾巴出来了。而屋内厨房里的碗筷还没有刷,桌子上放着崔某那一天晚上从超市里面买回来的一些生活用品。屋里没有任何的打斗迹象。

警方对犯罪的可能性进行了现场鉴定,但在DNA样本采集及血液反应上并没有特别之处。

警方从全某父亲嘴里得知,这只小狗是这对小夫妻像孩子一样宠爱的宠物。 也就是说,这对小夫妻肯定是没有出远门的打算,如果是有出远门的打算的话,肯定会找人安排来照看这只小狗的。

接下来,警方查看了监控录像。

从监控录像中,警方发现妻子崔某5月27号晚上回来的时候,进电梯穿的那件衣服,没有在家里找到,这就证明,妻子很有可能是在那一天匆匆出门,没有换衣服。

除此以外,家中还有几样东西没有找到:家里的笔记本电脑、丈夫全某和崔某两人的钱包、两个人的护照等。

因为没有找到护照,所以警方怀疑两人出国旅游去了。警方迅速调出了海关的出境记录,但两人没有任何的出国记录。

最诡异的是,警方查看了5月27号到5月31号中间这几天的监控录像,他们只看到了丈夫和妻子进电梯的录像,没有出去的录像,夫妻两人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警方随即又对夫妻两人公寓楼的监控系统进行了全面的排查,公寓楼一共有22个摄像头。夫妻两人的车子还停在车库,证明他们两人出门的时候并没有开车。

根据乘坐大众交通工具的可能性,警方对附近公交车站和铁路站周边的监控录像全部进行了调查,但也没有发现夫妻二人的身影。

但是,如果他们不想被摄像头拍到而离开公寓的话,就只能走到走廊的尽头,沿着楼梯下楼,再沿着墙边摄像头的死角走出住宅区。

如果这种说法成立的话,就可以排除他杀的可能性!

因为如果有第三个人存在,这个人杀害了夫妻两人后,又拖着夫妻两人的尸体,躲过所有的摄像头走出小区的话,这是非常困难的。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有一个非常大的可能性,就是夫妻俩是自己走出住宅区的,而且没有使用电梯。

但这是为什么呢?这两个人为什么要躲开所有摄像头,偷偷溜出自己的住宅楼呢?

后来,警方对这夫妻俩周围的一些同事朋友亲戚进行了盘问,发现其实夫妻俩在5月28号之后,还跟自己周围的同事和朋友联系过。

首先是妻子:

妻子崔某在5月28号晚上11点56分的时候,给自己剧团的同事发了一条短信,说因为自己身体不适,不能够参加第二天演出的彩排了。

接着,两天之后,也就是5月30号的时候,妻子又给剧团前辈发短信说:“前辈,我目前的状态无法演出。和上一次一样又出了事故住院了,这样突然无法演出,很抱歉,现在不方便接受任何联系,对不起”。

这个地方我们要注意妻子崔某说的一句话,她说和上次一样,我又出了某种事故,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实际上,妻子崔某长期患有抑郁症,之前有过抑郁症自杀未遂的倾向。所以当剧团的同事收到这条短信的时候,就又以为崔某和之前一样,因为抑郁症突然想不开,想要试图自杀。

至于妻子崔某为什么得了抑郁症?小编之后会提到。

接着在5月31号上午10点57分的时候,丈夫全某也给剧团打过去电话说:“我的老婆现在在医院住院,并且一直在服药,精神状态非常不好,她不能参加任何演出了,就这样吧,再见”。全某很快就把电话挂掉了。

大家注意到没有,在这个过程中,妻子崔某是用短信的形式,跟自己剧团的一些前辈和同事联系的,而丈夫全某则代替妻子打出了最后一通电话。

那么,让我们的视线转移到丈夫身上来:

丈夫全某在5月28号下午1点7分的时候,给跟自己合伙开餐厅的合作伙伴发过去了一条短信,表示:“我家出了点事,明天就把餐厅先关一天吧”。

接着在5月29号下午6点28分的时候,丈夫把自己手中那些经营餐厅用的钱全部打给了自己的合作伙伴,之后给合作伙伴打过去一个电话,说:“我家里现在出了非常棘手的事,我最近一段时间都不能去餐厅看店了”。

然后他的合作伙伴就问他:“到底你家出了什么事”,这个时候丈夫全某说:“将来有一天事情顺利解决的话,我到时候在告诉你”,然后匆匆挂了电话。

之后,在6月2号,全某给自己的父亲发了一条短信,说:“ 我没事”,之后两个人就完全销声匿迹了。

在这整个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丈夫全某,给自己合作伙伴打过电话,还给自己妻子的剧团打过电话。因此,至少可以确定一点是,丈夫全某在5月31号的时候,肯定是活着的。

但是,丈夫全某明明给自己妻子剧团的同事打电话时说,自己的妻子因为不舒服在医院住院,但是警方对于两个人手机定位追踪的结果显示,两个人的手机直到6月2号彻底关机之前,从来没有出现在任何医院的附近。

而5月31号的时候,丈夫对妻子剧团打电话的时候,丈夫的手机定位是在家公寓楼附近不远的地方。

而且这个地方还有一个疑点就是,如果妻子真的是当时因为身体不舒服,立马去了医院的话,为什么两个人不直接使用电梯呢?

之后,丈夫全某的手机在6月2号早上8点48分的时候,在釜山关机了。而离奇的是,妻子崔某的手机是在同一天到晚上9:45在首尔江东区关机了。

直至目前为止,这对夫妇在韩国没有任何生存迹象,也就是说,银行卡、手机、网络等没有任何使用记录,而且银行里存着的约3千多万韩元也没有任何使用痕迹。

另外,小编还要提到一个极大的疑点,那就是全某父亲。

在全某给自己父亲发了一条“我没事”的短信之后,全某的父亲突然一反之前积极的态度,开始不积极配合警方调查,全某家人还称:“我相信我儿子还在这世界某处活着”。

并且在警方之后的调查中,全某家人也不允许公开自己儿子的长相!

在这宗失踪迷案中,还有一个关键人物——丈夫全某的初恋尹某!

当时全某父亲报案时,曾表示:“这次我真的不会放过尹某”。

丈夫全某和初恋尹某感情非常好,但因家里的反对而分手,之后尹某和另一个男人(第一任丈夫)结婚。

当时,全某和尹某分手后非常辛苦,这时,丈夫全某遇到了自己的妻子崔某并交往,但两人很快就分手了,妻子崔某也就是在这时被诊断患有忧郁症,企图自杀。

之后突然有一天,丈夫全某突然联系妻子崔某,并向其求婚,于是两人结婚了。

尹某在结婚后,依然与全某藕断丝连,结婚仅一个半月就与前夫离婚。据丈夫全某的朋友介绍,丈夫全某还有一部手机是和初恋尹某通话使用的,两人经常通话几个小时。但该手机在夫妇两人失踪时也已丢失。

两人失踪前,尹某和全某的关系也恶化了一些。尹某离婚时,丈夫全某也突然断绝了与尹某的联系,消失了一年。尹某开始埋怨在法庭诉讼期间没有陪在自己身边的全某,自此两人开始疏远。

之后,尹某又遇到了她现在的丈夫,两人二婚后移居去了挪威。

丈夫全某和妻子崔某结婚时,崔某还经常收到尹某的骚扰电话,甚至威胁她不准和全某结婚!崔某因此更换了自己的电话号码,但尹某又阴魂不散的找到了新电话号!

但在自己女儿去世之后,尹某开始向丈夫全某发送:“利用冷冻技术复活我女儿”、“我的人生因为你而毁了”等短信。

尹某的哥哥说:“尹某最后一次和全某联系是在2015年10月,她之前经常和丈夫全某联系,还威胁说‘如果不见面,我就杀了你’”,全某还曾来到尹某居住的釜山一居室,掐住了尹某的脖子,说出了相反的话。

据悉,尹某曾在夫妇失踪前回了韩国,在夫妇失踪后又再次出境。尹某在国内滞留的期间,她没有向家人或熟人通知自己回国,并且一直使用现金。

值得注意的是,尹某此次回国比预定的回国日程提前了一周左右,并且是先于自己丈夫一周。回国日期也比预定日期提前了两周!

警方想要对尹某展开调查,但尹某在挪威当地聘请了律师进行防御,最终失去踪迹。

2017年11月8日,犯罪嫌疑人尹某在挪威落网。釜山南部警察署称,2017年3月向国际刑警组织申请红色通缉,8月在挪威逮捕了尹某。

据悉,在外交部和法务部的协助下,正在办理引渡犯人的程序,因已签发逮捕令而被遣送回国,将对其进行拘留调查。

釜山夫妇失踪后,由于尹某没有配合调查,警方调查还存在很多难关。但警方表示,将以掌握的证据资料为基础,坚持追究并进行调查。

去年12月,挪威法院以“缺乏可以将嫌疑人尹某指定为嫌疑人的直接证据”为由,对韩国政府(法务部)提出的引渡罪犯请求做出了不予承认的决定。

因此,“釜山夫妇失踪事件”很有可能成为永久未结事件!

关于该案件,社会普遍猜想有这么几种:

01

偷渡

由于上面描述的尹某对丈夫全某的不断纠缠,这对夫妇一直被恐吓电话所折磨。在这种情况下,为了逃避尹某,他们可能会想在家人不知情的情况下秘密离开——秘密偷渡,或者躲藏起来,等事情平静下来再说。

根据掌握的情况,丈夫全某的一熟人表示,丈夫全某曾借酒劲开玩笑说过偷渡的事情。

韩国《想要知道真相》节目组去甘泉港调查了偷渡相关内容,发现其实只要花1千多万元就可以偷渡,但相关从业者说:“偷渡这个东西一般不会突然走,偷渡前,有许多前期准备工作都要做得很彻底,需要很长时间”。

从夫妇两人没有提取巨额资金的事实看来偷渡的可能性很小。

02

丈夫杀害妻子

因为家中没有血迹或争吵的痕迹,也没有邻居听到高声喊叫的情况,所以丈夫全某在家里犯下凶案的可能性很小。

丈夫全某又不是什么职业杀手,哪怕是女人,要把成年人处理得无影无踪,躲过监控录像,让尸体或昏倒的妻子离开公寓是很困难的事。

但也不能排除丈夫在征得妻子同意后主动离开公寓后发生凶杀的假设。

提出这一假设的原因是,与妻子崔某不同,丈夫全某通过发给家人的短信可以认定进行了1~2个月的潜逃,而且鉴于他与不正常的情妇尹某的关系,这种假设基本被大众认可。

想确认这一可能性,就必须要发现尸体,但是,在一线警察署、广域搜查队、市道地方警察厅、警察厅本厅、海洋警备安全署、地方海洋警察厅等处并没有发现任何死亡报告。

03

第三者绑架

尽管没有拍到公寓里有可疑的人侵入,但是也像没有被拍到逃跑过程一样,第三者作案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这里,尹某的犯罪嫌疑很大!

04

其他

夫妇俩平时很低调,没有债务,也没有发现巨额保险的情况。

夫妇俩住的公寓因为年久失修,22个监控录像中,位于居民楼紧急楼梯口的监控录像故障,画质不好,晚上的情况几乎拍不到。夫妇俩可能是利用这个渠道离开公寓的,但值得质疑的是,夫妇俩是如何探知到相当复杂的监控盲区动线,还是仅仅是偶然?

在夫妇两人失踪之前,妻子崔某因抑郁症而取药的最后一次是在失踪两个月前的2016年3月。

失踪后的2016年9月,警方发现有人以妻子崔某的名义代理处方精神科药物。

据提供这一线索的护士称,自称是崔某婆婆的一名中年女性说出崔某的身份证号码,问她是否可以代理处方精神科药物,输入她所说的身份证号码后,发现崔某报了失踪。警方问及此事时,全某父亲回答说:“那个人不是崔氏的婆婆(自己的妻子),而是自己的嫂子,她不是想拿药,只是想确认崔某行踪,看看有没有诊疗记录”。 对此,警方也持相同的意见。

虽然最终很有可能以“未结案件”告终,但衷心希望这次警方的公开调查能为破案提供一些线索!

即使最终没有结果,也希望这不是一件杀人惨案,希望丈夫全某和妻子崔某还在这个世界的某一个地方,好好生活着!

毫无痕迹的蒸发了,釜山新婚夫妇密室失踪案图文版

如您使用平板,请横屏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深圳饮料批发业    手机版    网站地图    QQ号:20198030
深圳饮料批发业,美食,中医,母婴,汽车,职场,影视,社会,养生,奇闻